您的位置 首頁 親子

親子音樂節、教育游戲、家庭旅游帶娃也是一筆大生意

如果你在閑暇時還會逛逛商場,不難發現,在原本以餐飲和女裝為主的購物中心里,開出了越來越多的親子早教中心、手工培訓班和各品牌旗下的兒童服裝店。隨著消費觀念比上一代更加開放的80后為人…

如果你在閑暇時還會逛逛商場,不難發現,在原本以餐飲和女裝為主的購物中心里,開出了越來越多的親子早教中心、手工培訓班和各品牌旗下的兒童服裝店。隨著消費觀念比上一代更加開放的80后為人父母,親子健康、親子旅游、親子教育等細分領域開始受到重視;而二胎政策開放帶來的人口紅利,也讓親子市場日益龐大,據易觀《中國互聯網母嬰市場年度綜合分析2017》的數據,到2018年,親子行業市場規模有望突破3萬億元。

3萬億,相當于2017年正處于巔峰期的騰訊公司市值,2016年整個中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也相當于2015年上升期的文化產業規模。這份看起來很大的蛋糕引得音樂公司、游戲公司、房地產商、票務公司都開始以各自的方式跨界親子領域。除了常見的培訓班、童裝之外,市場上還相繼出現了親子音樂節、親子購物中心、教育游戲、兒童智能設備等等。

就連之前唱著《祝天下所有情侶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的好妹妹樂隊,也跟親子沾上了邊。在剛過去不久的揚州小私塾親子音樂節上,好妹妹樂隊的成員秦昊和張小厚在滿是海盜船和旋轉木馬的游樂園里,對著臺下觀眾唱了首《不說再見》:

這絕對不是好妹妹傳唱度最高的歌,但大概是最適合眼前這個場合的歌。此前好妹妹見慣的場面是在音樂節或者演唱會上,粉絲高舉雙手全場金曲大合唱。但現在,他們面對的是一群被父母牽著的小朋友,他們未必聽得懂歌詞里的意境,甚至之前很有可能沒有聽過好妹妹這個樂隊名。

這是好妹妹第一次參加親子音樂節,也是十三月舉辦的第一個親子主題音樂節——“新樂府小私塾音樂節”。十三月文化是國內頗有名氣的獨立音樂廠牌,曾先后簽約萬曉利、蘇陽、謝天笑等一批民謠歌手。在音樂節最火的時候,十三月也在里面站住了腳,連續7年的“民謠在路上”全國巡演、與網易云音樂聯合舉辦的瓜洲“云上音樂節”,都是十三月的主打產品。

“昨天設備供應商他們跟我聊,我都驚了,他們說現在整個你從北京往內蒙走,那條線上每天都有音樂節開。”十三月文化創始人兼CEO盧中強說。國內的音樂節越來越多,然而面目也越來越雷同,音樂節里真正主打親子的沒幾個。

小私塾音樂節想占住專業親子音樂節市場,但鑒于小朋友通常坐不住,無法把他們當成普通觀眾來看待,親子音樂節玩法上跟常規音樂節也不一樣。邀請好妹妹、李志這些民謠音樂節常客為小朋友表演只是其中一部分,為了讓小朋友更加有參與感,十三月引進了經常出現在戲劇節上的工作坊概念。

父母帶著孩子坐在大禮堂里,聽《廚房里的電子樂隊》、《聽凱叔講故事》、《小胡子老師的敲擊魔法課》、《到大山里去唱歌跳舞》、《當愛爾蘭音樂遇見踢踏舞王子》等與親子相關的一系列互動課,并實時與講課人通過跳舞、玩游戲等方式進行互動。

其中《凱叔講故事》大概是IP化最為成功的工作坊。凱叔是音頻平臺上知名的主播,為小朋友講了上千個故事,僅在喜馬拉雅上開辟的《凱叔講故事》節目就獲得了1.7億次的播放量。凱叔的加盟帶來了流量。根據現場的情況,《凱叔講故事》是人氣最高的工坊,禮堂擠滿了孩子和家長,很多人甚至站著聽故事,還有一些家庭甚至為了爭搶座位發生了爭執。

小私塾音樂節開票10天,賣出去3000張,定價從68元到288元不等。這個成績對動輒涌進幾萬人的常規音樂節來說不算什么,但對開辦了第一個親子主題音樂節的十三月來說是個不小的激勵。

盧中強覺得這是件可以長久做下去的事,尤其是相對常規音樂節而言,親子音樂節是塊稱得上藍海的市場。 “早期會有各種類型拼盤的音樂節會加入親子元素,有小孩子來表演,到后來可能會有一些垂直聚焦的,但都沒有真正的說是為孩子或者說家庭群體考慮。” 前《男人裝》等時尚雜志執行主編,十三月文化COO王曉楓告訴36氪。

音樂科班畢業的盧中強自己小時候就深受音樂考級的困擾,在他看來,國內一直以來音樂學習打開方式是應試,忽略了孩子們對生活中的音樂感知以及音樂興趣的開發。

摸到親子音樂這條路,十三月花了一年的時間。在做民謠之外,十三月還做了新樂府項目,新樂府是十三月文化打造的世界音樂廠牌,將中國民間音樂和現代國際音樂結合并進行二度創作。操盤新樂府的經驗讓十三月手里積累了很多國際音樂家資源。這成了親子音樂節的起點。

“有了音樂家這個重要的資源之后,我們開始去找一些商業的東西。正好碰上萬科愿意給我們錢,想讓我們請這些音樂家給他們的樓盤和業主的孩子們做互動,給房產項目導流。”盧中強說。去年一整年里,十三月和萬科地產在南京合作開展了12場為高端業主策劃的小型親子音樂季,并在南京當地開了一家線下親子主題的Livehouse。這些動作讓原本專注民謠和新樂府的十三月對親子項目的執行能力有了質的提升。

看到親子音樂的前景,十三月決定將親子項目商業化,做體量更大的音樂節。為了辦好這個為期兩天的親子音樂節,十三月已經在揚州做了持續兩周名為“揚州的夏日”的世界音樂季作為熱身。一同加入的還有揚州市政府。為了更好地推廣親子音樂節,揚州政府提供了所有場地,前兩周的世界音樂季都是采用的免費贈票形式。

盧中強有著自己的打算:“從音樂生態來說,從生活方式和音樂細分兩個層面,我們想做一個突破。所以整合了一些其他的一些親子有關的一些號和產品,所以其實它是一個跟孩子有關的一個全生態的東西,以音樂貫穿作為主線的一個嘉年華,我想未來也應該這樣來解釋這個事兒。”

想用生態打法,如何整合資源是個問題。在內容資源方面,十三月今后都會走類似嘉年華的路線,由于之前做世界音樂和民謠音樂節已經形成一套固定請人方式,并積累了大量品牌資源,十三月會按照這個邏輯,直接邀請親子類品牌方與合作伙伴進駐到音樂節現場,例如這次談凱叔就十分順利。目前請這些音樂家做工坊都是免費的,延續以前做民謠在路上的經驗,盧中強打算等到親子音樂節的品牌真正做起來,再來考慮盈利問題。

但所有商業項目都需要考慮盈利,可復制性是大規模商業化的前提,這些優質的親子內容起碼很受地方政府的歡迎。揚州跟十三月簽訂了親子音樂節五年的合約,隨后加入的還有四川德陽、安徽和武漢。在和這些地方政府談妥后,當地各方資源自發向十三月靠攏,包括安徽黃山景區、蕪湖的方特樂園,武漢做自駕游的團隊、甚至還有當地做民宿的公司。

不僅十三月,曾推出《憤怒的小鳥》的芬蘭游戲商也與上海的一家公司合作,授權做主題親子樂園,并推出了教育游戲《大爆炸》;房地產商瑞安集團修建起以親子為主題的“太陽宮”購物中心;票務公司格瓦拉的創始團隊,在賣掉公司之后,選擇了以演出和游樂園為切入點進入親子市場;各種名目的親子游更是異常火爆,喂大了驢媽媽等親子游平臺。BAT也通過對話機器人、智能手表等親子產品參與這個市場的競爭。

這次十三月親子音樂節也難免出現票面入場時間沒寫清楚,遭到少量家長的投訴。攜程的親子游也被曝服務不到位、行程設計也不夠合理等問題。發展了幾年的教育游戲也少出精品,就目前看來,大部分教育游戲要么完全出于商業考量進行設計,要么完全是政府強制推行的教育工具。BAT研發的智能設備也沒能大火,無論是騰訊和TCL合作開發的“冰激凌”電視、智能攝像頭、小小Q機器人,還是百度在研發親子產品之外設計的包括小度熊等形象的百度熊孩子品牌,都沒有激起多大的水花。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平泉公益新聞網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iqmntb.tw/qinzi/106777/

作者: maiqi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 QQ交談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计算单双公式规律网址